北京同志会所致力打造成北京同志首选和喜爱的同志网站!我要发布 | 联系站长 | 手机北京同志网站
分享: 百度搜藏 新浪微博 复制
当前时间加载……发布北京同志交友信息、找北京同志会所、查看最新北京同性恋资讯上北京同志网站
标签:动物同性恋出柜同志球员英国同志伴侣库克同性恋游行《小丑回魂2》《侏罗纪世界2》墨西哥反同性恋同性恋团体同志组织
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同志资讯 >> 文章正文文章正文

微博“清理风波”背后:同性恋者的爱与抗争

2018-05-02 来源:舜网-济南时报 浏览:加载   发表评论
分享到:
北京同志会所网05月02日整理  4月13日,微博称将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清理行动,包括“涉黄的、宣扬血腥暴力、同性恋题材的图文及图文短视频内容”。由网友创建的“我是同性恋”话题讨论,一夜之间就创造了2.4亿次的阅读量。

  4月15日,“人民日报评论”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,指出“同性恋绝非一种精神疾病”。“同性恋者在性倾向上是少数群体,保护少数人的权利,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。”央媒如此罕见地为同性恋者发声,被外界视为一个积极的信号。

  4月16日,“微博管理员”账号发布公告,称“本次游戏动漫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。”

微博“清理风波”背后:同性恋者的爱与抗争

  在济南,鬼鬼、陈浩和夏进三位同性恋者,也在关注着这场“清理风波”。在他们看来,尽管路途漫长艰难,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通过医学方式,“女同”情侣鬼鬼和贝壳有了自己的孩子。记者郭尧 摄(经受访者同意刊发)

了解真实的自己

  4月11日,鬼鬼在上海做了乳腺切除手术。虽然是女性,但她却是3岁男童可乐的“爸爸”。她之所以下定决心做这个手术,更多地是想让已经上幼儿园的可乐能有个“看起来跟别人一样的爸爸”。身着男装、说话声音低沉,短发的鬼鬼看起来已跟男性无异。

  80后的鬼鬼和她的同性恋人贝壳在一起已经11年了。现在,她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,一起开了工作室,养了一只狗,还通过医学手段拥有了一个孩子。在不了解内情的人眼里,她们是再平常不过的三口之家。

  陈浩也是一名同性恋者,有一个在外人眼中幸福美满的家庭,但他却用塑料花来形容自己的婚姻:“虽然美丽但却没有香味和生命力。”

  49岁的陈浩是同性恋者中少有的大龄“出柜”(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——编者注)者。据他回忆,从上小学开始,他就觉出来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,“但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一直到婚前,陈浩都觉得自己喜欢同性是因为年轻,“想着结婚后就好了”。

  1992年,在父母的操办下,陈浩走进了婚姻。但婚后的他发现,自己依然是更喜欢同性,这让他痛苦不已。而那时候他的父母和岳父母的身体都已不好,“那个年代,这种事情说出来就是炸弹,很可能就出人命了。”基于此,对于“出柜”,陈浩一直都只是想想,并不敢付诸行动。

  而鬼鬼觉察出自己的异样是在高中时。虽然她的性格一直都很男孩子气,从小学开始,老师和同学就喊她“假小子”,但升入高中,给她写情书的,不止有男孩,还有女孩,鬼鬼这才重新开始审视自己。她发现,自己对男孩更多的是兄弟哥们之情,对女孩却是喜欢。

  同样在高中时期确定自己是同性恋者的还有夏进。“高考结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网吧,查了查到底什么是同性恋。”在得到了肯定答案后,夏进的第一反应是“很羞耻,觉得难以启齿”。

  踏入大学后的夏进曾经尝试扭转自己,强迫自己跟女孩接触,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。直到2008年,他才勉强接受自己是同性恋这一事实。

  相比于陈浩和夏进,鬼鬼和贝壳是圈子里公认“比较成功的”。她们经常会在直播平台开直播,给一些迷茫的同性恋者讲述经验和提供帮助。但即便是这样,依然有同性恋者顶不住外界的压力而选择轻生。据鬼鬼说,一个月前,一位一直向自己咨询的“拉拉”(女同性恋的别称——编者注),因顶不住家人逼婚的压力而选择自杀,“最终也没能救过来”,鬼鬼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漫长迂回的路

  从不接受,到勉强接受,到认可,到祝福,鬼鬼和她的母亲用了7年。从2006年开始,鬼鬼每年都向母亲“出柜”,但母亲从不正面接她的话茬,在鬼鬼看来,这是母亲不愿接受这一事实而逃避的方式。每当这时,鬼鬼都会选择绝食和沉默来反抗。

  直到2015年,爱人贝壳抱着刚出生的可乐去鬼鬼母亲家中,母亲才正式接受女儿是同性恋者这一事实。“当时全家抱头痛哭,我第一次见我爸掉眼泪。”鬼鬼回忆。为了让父母在亲戚朋友面前“能抬起头”,2017年7月,鬼鬼选择了“形式婚姻”(简称“形婚”,只有形式而无内容的婚姻,多发生在同性恋者之间——编者注),爱人贝壳则是她的伴娘。“她从来没穿过裙子,当时穿着喜服踩到裙摆差点摔倒了。”贝壳说起鬼鬼“形婚”时候的样子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而陈浩的“出柜”是在2007年,在送走双亲后,陈浩向妻子坦白了。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在他“出柜”10年后,他的女儿告诉他“自己喜欢女孩”。其实女儿的“不对劲”陈浩也是早有感觉的,但是他一直不愿意承认。据他回忆,在女儿3岁的时候,只要有人说她是女孩她就会哭。陈浩觉得,女儿的“出柜”跟自己“不无关系”。出于愧疚与责任,他至今没有跟妻子离婚。

  直到现在,陈浩都不认为女儿是同性恋者。在他看来,女儿天生就是男孩子,只不过拥有了一个女性的身体,他喊女儿为“女儿子”。“但凡有一丝希望,就算倾家荡产,我也会选择把她取向扭过来,这条路太难了。”陈浩说。

  跟鬼鬼与陈浩相比,夏进的“出柜”之路算是时间比较短的。从向母亲坦白后被痛骂变态,到母亲帮助他向亲朋好友出柜,历时一年。

  时间倒退至2014年,苹果CEO库克发表“出柜”宣言。“我当时坐在床边,看了五六遍,痛哭失声。”夏进回忆道,当时他就把这篇宣言转发到了朋友圈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当年的大学室友都给他送来了祝福,这让他诧异不已。在他看来,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好,但他不知道的是,室友们早就知晓他的身份,怕他尴尬,所以从不说破。

  下定决心的夏进开始为自己的“出柜”之路作准备,原本计划在那年8月份带母亲出去旅游的时候趁机摊牌,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3月份,母亲在无意间发现了他是同性恋者。“当时我妈就疯了,痛哭过后开始骂我变态。”4年过去了,夏进依然记得当时母亲的反应。

  整整一年的时间,夏进母亲的情绪都反反复复,在接受和不接受之间挣扎。直到她又因此跟夏进大吵的时候,夏进哭着问母亲“是不是想逼死我”,母亲才用沉默的方式选择接受。

“只要在一起的时候是开心的”

  说起微博的这次“清理风波”,鬼鬼和贝壳都显得云淡风轻,她们遭遇的带有类似歧视色彩的事件太多,所以“早就习惯了”。曾经因为装扮男性化,进到女厕的鬼鬼被保洁大妈大骂变态,还用拖把赶了出来。从那以后,鬼鬼再也没上过女厕。

  鬼鬼觉得自己和贝壳现在过得很快乐,对于未来,她也没有想太多。“只要在一起的时候是开心的,现在互相陪伴,这就够了。”

  夏进和陈浩也是受过这种歧视的,但是如今他们都不愿再多谈。夏进说自己更愿意往好的方向去看,“比如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友善了,更多人也愿意站出来为这个群体发声了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”现在的他,已经辞掉了工作,全心全意地投入公益里,他觉得自己活得很快乐。

  现在的夏进妈妈是一位志愿者,经常往返全国各地做公益活动,还主动替夏进向亲朋好友出柜。夏进动情地说:“我看着六十五岁的她很认真和讲师互动,勇敢地拍视频。过程中,还给我发微信:‘儿子你很强大’。”说到这里,他哽咽了。

  (为保护受访者隐私,文中人物皆为化名)

文章关键词:微博歧视
相关文章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,为防止拉圾及违法回帖,评论需审核后显示。发表评论
呢称:

评论列表加载中,请稍候……

  1. 探访国内最大的同性恋公益组织 很多你意想不到的
  2. 2018美国同性恋者反诋毁联盟媒体奖颁发
  3. 以色列特拉维夫将举行同性恋大游行引关注
  4. 《创造101》孟美岐被指歧视同志 乐华发声明斥谣言
  5. 北京798艺术区保安殴打同性恋者 中国人到底怎么看待LGBT?
  6. 芒果TV因删除同志内容丧失《欧洲歌唱大赛》转播权
  7. 央视著名主持人跳楼身亡, 不堪忍受同性恋毒品压力, 惨不忍睹!
  8. 香港:在英登记的同性恋伴侣,为配偶签证打了多年官司
  9. 美国女同性恋情侣互助求婚剪辑视频网上走红
  10. 纳因戈兰:同志球员出柜会葬送职业生涯
同志资讯图文
扫描下载北京同志会所APP

扫描下载
北同家园

扫描访问北京同志会所

扫描访问
北同家园

版权所有:北京同志会所 ©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
客服QQ:1696261489 网站地图